不要做艺术搬运工,努力成为文化生产者。

随着金秋十月的到来,第22届以“无界新古典音乐”为主题的北京音乐节再次成为首都艺术舞台的焦点。 10月14日,国际著名电影配乐大师、美国作曲家亚伦·齐格曼在中山公园音乐厅上演了他受北京音乐节委托创作的最新作品《探戈协奏曲》。 北京音乐节的老朋友、著名的法国钢琴大师让·伊夫·蒂博迪和指挥黄易手持指挥棒的中国爱乐乐团,为这部作品举行了世界首演。 从亚伦·齐格曼到世界著名的韩国女作曲家陈尹姝,从好莱坞作曲家霍华德·肖尔到中国作曲家谭盾,北京音乐节都成了签约对象。 节日期间,荷兰作曲家米歇尔·范德阿(Michel Van De ‘a)创作的最新虚拟现实音乐体验“八”也将以节日歌剧的形式上演。 该剧由北京音乐节、荷兰艺术节、法国普罗旺斯-埃塞克斯国际艺术节和德国赫豪森艺术节联合委托创作。 这是北京音乐节历史上第一次委托一位国际知名作曲家创作歌剧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10月14日题为“北京音乐节委托作品特别音乐会”的音乐会上,除了亚伦·齐格曼新作品的世界首演之外,音乐节历史上其他重要的委托作品还包括中国著名作曲家周龙2013年在美国为北京音乐节创作的《九歌》节选《仪式灵魂》,以及作曲家叶小钢2010年音乐节委托原创歌剧《永别》的无言管弦乐演奏版 因此,这场音乐会可以说是对北京音乐节合同创作历史的全面总结和回顾。 事实上,合同创作一直是北京音乐节艺术发展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天,音乐节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在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的高雅艺术的盛会。音乐节除了邀请著名剧团和杰出艺术家外,还一直追求自己的文化创意和艺术生产力。 在最初阶段,北京音乐节只停留在积累著名艺术家和团体的阶段。 然而,人们很快意识到,要成为世界级的艺术节,一个人不能满足于仅仅是一个艺术表演的搬运工,而是一个具有艺术生产力的艺术组织。 因此,北京音乐节走上了合同创作的道路。 中共“朋友圈”不断扩大。2001年是中国共产党创立北京音乐节的“第一年”。 在今年的第四届北京音乐节上,当代最杰出的先锋派作曲家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出版了大提琴协奏曲,并在音乐节舞台上进行了世界首演。2007年,在音乐节10周年之际,波兰作曲家彭德列夫斯基大师(又名“20世纪贝多芬”)被任命创作第八交响曲“无常之歌”。作曲家亲自指挥了这首歌的全球首映式。 在2010年第十三届音乐节上,合同的作品集中爆发。 今年,世界音乐产业正在纪念伟大的波兰作曲家肖邦诞辰200周年。今年,北京音乐节也给予了特别的赞扬。即著名作曲家霍华德·肖尔(howard shore)为电影如《指环王》、《七宗罪》和《沉默的羔羊》作曲,创作了钢琴和管弦乐协奏曲《毁灭与记忆》。音乐迷很少听到这位奥斯卡配乐大师的音乐会作品。 同年,北京音乐节推出了两部由中国作曲家委托创作的原创歌剧,即叶小钢的《永别》和周龙的《白蛇传》 这两部歌剧都以中国文化和故事为基础,但它们的风格截然不同:前者纯粹是中国歌剧,而后者是用英语演唱的,几乎所有主要演员都是外国艺术家。 这两部重要歌剧的诞生给音乐节合同创作的历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周龙的《白蛇》第二年也获得了普利策音乐奖 这简直是对音乐节在合同创作领域的赞美。 除了上述著名艺术家,世界著名的韩国女作曲家陈尹姝和中国作曲家谭盾都先后成为北京音乐节的签约对象。 可以说音乐节的“朋友圈”一直在扩大。 众所周知,古典音乐作为西方艺术史中的一个重要艺术门类,经历了许多历史发展时期。 历史上有许多皇家贵族独立委托作曲家创作作品的例子。莫扎特、贝多芬等都依赖合同创作的艺术生产机制。 自20世纪以来,歌剧院、交响乐团和音乐节不可避免地将目光转向世界上杰出的作曲家,并以合同或联合合同的形式促进新音乐作品的创作。 自然,北京音乐节也加入了这一艺术潮流。 此举不仅促进了中国古典音乐舞台与世界的融合,也为古典音乐艺术注入了新的时代活力 虽然大多数人很自然地把18世纪和19世纪的古典和浪漫音乐与古典音乐联系起来,脱口而出贝多芬、莫扎特、勃拉姆斯、瓦格纳和柴可夫斯基的名字,但事实上,作为古典音乐在新时代的延续,“当代音乐”在西方主流音乐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北京音乐节的目的是通过合同创作机制,极大地激发国内外艺术家的创作热情,推动更多当代作品问世,使新作品成为“历史经典” 近年来,北京音乐节合同创作的步伐从未停止。 截至本届会议开幕,北京音乐节已委托中外作曲家创作了18部不同类型的作品。这一数字将在今年之后进一步增加。 在作曲家亚伦·齐格曼的最新作品《探戈协奏曲》中,北京音乐节的合约创作将会越来越深入。 (温/记者伦兵田婉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棋牌游戏平台 » 不要做艺术搬运工,努力成为文化生产者。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